时事询典 引经据典来寻找时事灵感

源自:

        《旧五代史》,原名《五代史》,也称《梁唐晋汉周书》,是由宋太祖诏令编纂的官修史书。薛居正监修,卢多逊、扈蒙、张澹、刘兼、李穆、李九龄等同修。书中可参考的史料相当齐备,五代各朝均有实录。从公元907年朱温代唐称帝到公元960年北宋王朝建立,中原地区相继出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等五代王朝,中原以外存在过吴、南唐、吴越、楚、闽、南汉、前蜀、后蜀、南平、北汉等十个小国,周边地区还有契丹、吐蕃、渤海、党项、南诏、于阗、东丹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习惯上称之为“五代十国”。《旧五代史》记载的就是这段历史。

         司马光修《资治通鉴》,以及后来胡三省撰《通鉴注》”,皆从中取材甚多;北宋文坛名家沈括、洪迈等人的著作也多加援引。又因为此书修于北宋太祖开宝六年,此时南方诸国尚存,许多编者对南方史事更为熟悉,因而更多地编进了有关十国的第一手资料。
       《旧五代史》也有不少缺点。其中最主要的是因为成书太快,前后只用了一年半左右时间,因而来不及对史料加以慎重的鉴别,有的照抄五代时期的实录,以至把当时人明显为了某种政治目的而歪曲史实和溢美人物的不实之辞录入书中。

       《新五代史》,宋欧阳修撰,原名《五代史记》,后世为区别于薛居正等官修的五代史,称为新五代史。它记载了自后梁开平元年(907年)至后周显德七年(960年)共五十三年的历史。
        《新五代史》撰写内容更加翔实,但对旧“志”部分大加繁削,则不足为训,故史料价值比《旧五代史》要略逊一筹。在已有了薛居正等主编的《五代史》以后,欧阳修为什么独出心裁,重又编出一部体例和写法不一样的新的五代史呢?  《宋史·欧阳修传》中对此作了简约的说明:“自撰《五代史记》,法严词约,多取《春秋》遗旨。”所谓“自撰”,是说这部史书不是奉朝廷之意,而是私家所撰。而“《春秋》遗旨”即《春秋》笔法。欧阳修自己说:“呜呼,五代之乱极矣!”“当此之时,臣弑其君,子弑其父,而缙绅之士安其禄而立其朝,充然无复廉耻之色者皆是也。”他作史的目的,正是为了抨击这些他认为没有“廉耻”的现象,达到孔子所说的“《春秋》作而乱臣贼子惧”的目的,是私修史书。

    在编撰体例方面,新五代史改变了旧五代史的编排方法:

  • 《旧五代史》分梁书、唐书等书,一朝一史,各成体系;旧五代史不分类编排列传;将十国君主的传记分列为《僭伪列传》和《世袭列传》;
  • 《新五代史》则打破了朝代的界限,把五朝的本纪、列传综合在一起,依时间的先后进行编排。新五代史统一为“××世家”(如《南唐世家》《南平世家》)。新五代史则把列传分为各朝家人传、死节传、死事传、一行传、杂臣传,等等。新五代史后于旧五代史,看到了旧五代史编撰者所没有看到的一些资料,他往往采用小说、笔记之类的记载,补充了旧五代史中所没有的一些史实。

 

       北宋亡后,北方的金政权在章宗泰和七年(1207年)明令“新定学令内,削去薛居正五代史,止用欧阳修所撰”(《金史卷一二章宗纪》)。至于南方的南宋,由于理学盛行,更是独尊新五代史。就历史资料方面而言,新五代史和旧五代史是可以互为补充的。

 

源自:

         类书,我国古代一种大型的资料性书籍,也就是采摭群书,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随类相从而加以编排,以便于寻检、征引的一种工具书。这么说也许有些晦涩难懂,打个比方,遇到生字我们可以查字典,如果我们想查阅过去某方面的文献史料怎么办?答案就是查“类书”。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的《太平御览》和清代康熙年间的《古今图书集成》就是代表之作。
          古代没有公共图书馆,要查阅文献资料万分困难。如若不是家藏万卷书或是借阅朋友私家藏书,再或是在翰林院、国史馆当差上班,要想查找某一方面的史料文献势比登天。
古人想了个法子,专门搞了一种叫“类书”的书籍:
         先把各种书籍做个分门别类,再把每种图书属于不同门类的文字段落,原封不变地摘抄到对应的的门类之中。
比如:关于官制方面的摘抄到“职官部”,这样“职官部”就将历代文献有关官制的内容全都涵盖于内了。读者只需查阅“职官部”即可,无需翻遍各种书籍,从中查找零零散散的有关官制方面的书了。这是不是极大地方便了读者!

         当然,编纂“类书”绝非常人所能,藏书量、组织编纂人员都不是个人所能承担的,能组织干这事儿的只有皇家了(当然个别人也有干的,如南宋人編纂的《锦绣万花谷》,著者不詳)。

我们看看宋太宗时李昉、李穆、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的《太平御览》总类可以略窥“类书”之一斑:

《太平御覽》1000卷

 

天  部·卷1~15
時序部·卷16~35
地  部·卷36~75
皇王部·卷76~116
偏霸部·卷117~134
皇親部·卷135~154
州郡部·卷155~172
居處部·卷173~197
封建部·卷198~202
職官部·卷203~269
兵  部·卷270~359
人事部·卷360~500
逸民部·卷501~510
宗親部·卷511~521
禮儀部·卷522~562
樂  部·卷563~584
文  部·卷585~606
學  部·卷607~619
治道部·卷620~634
刑法部·卷635~652
釋  部·卷653~658
道  部·卷659~679
儀式部·卷680~683
服章部·卷684~698
服用部·卷699~719
方術部·卷720~737
疾病部·卷738~743
工藝部·卷744~755
器物部·卷756~765
雜物部·卷766~767
舟  部·卷768~771
車  部·卷772~776
奉使部·卷777~779
四夷部·卷780~801
珍寶部·卷802~813
布帛部·卷814~820
資產部·卷821~836
百穀部·卷837~842
飲食部·卷842~867
火  部·卷868~871
休徵部·卷872~873
咎徵部·卷874~879
神鬼部·卷880~884
妖異部·卷885~888
獸  部·卷889~913
羽族部·卷914~928
鱗介部·卷929~943
蟲魚部·卷944~951
木  部·卷952~961
竹  部·卷962~963
果  部·卷964~975
菜  部·卷976~980
香  部·卷981~983
藥  部·卷984~993
百卉部·卷994~1000

 

源自:

       《齐东野语》20卷,南宋人周密撰。周密擅长诗词,作品典雅浓丽、格律严谨,亦有时感之作。其著述甚多繁富,尤以笔记体史学著作《武林旧事》、《齐东野语》、《癸辛杂识》等出色,对保存南宋杭州京师风情及文艺、社会等史料,贡献很大。

        周密祖籍济南。其曾祖泌,自济南迁居吴兴,至密四世。其家世代为官,本人在宋宝佑年间任义乌令;入元不仕,寓杭,居癸辛街,以南宋遗老自居,交游很广,故见闻甚博。是书用《齐东野语》之名,乃作者不忘祖籍之意。书中所记,多记南宋之事,很多可补史籍之不足,如“李全始末”,“端平入洛”,“二张援襄”等,都是很有价值的史料。

卷一· 孝宗圣政、温泉寒火等
卷二· 张魏公三战本末略
卷三· 绍熙内禅、诛韩本末
卷四· 避讳、方巨山争体统等
卷五· 四皓名、端平入洛等
卷六· 绍兴御府书画式等
卷七· 鸱夷子见黜等
卷八· 张魏公二事等
卷九· 形影身心诗等
卷十· 古今左右之辨等
卷十一· 黄德润先见、谱牒难考等
卷十二· 姜尧章自叙等
卷十三· 汉改秦历始置闰、岳武穆逸事等
卷十四· 馆阁观画、巴陵本末等
卷十五· 曲壮闵本末、浑天地动仪等
卷十六· 三高亭记改本、诗道否泰等
卷十七· 杨凝式僧净端、奇对等
卷十八· 昼寝、宜兴梅冢等
卷十九· 嘉定宝玺、鬼车鸟等
卷二十· 岳武穆御军、莫氏别室子等

 

源自:

        该书为记述南宋高宗赵构一朝时事的编年史书,也记录了金太宗完颜晟、金熙宗完颜亶、金海陵王完颜亮三代的史事,为研究宋﹑金等史的基本史籍之一,计二百卷。作者南宋人李心传(1167~1240),字微之,四川井研人。十四五岁时,随其父李舜臣居于临安(今浙江杭州)。

        当时李舜臣任宗正寺主簿,故其子李心传得有机会阅读官藏的当代史书,引起研究当代史的兴趣。三十岁考进士不第,从此绝意于科举,专心从事史学研究。经多年努力,编成《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一书,记述了建炎元年(1127)至绍兴三十二年(1162)共三十六年的史事。

        高宗一代曾有大量的时事记载,由于这些记载的见闻、详略、政见不同,对人物的评论也有所不同,故事多歧互,众说纷纭。李心传以《高宗日历》、《中兴会要》等官书为基础,参考其他官书,以及一百多种私家记载、文集、传记、行状、碑铭等,进行了细致的考订,采用了他认为是可信的,辨别了他认为不可信的,并一一注明。

从目录可以略见内容之一斑:

  • 建炎元年(卷1~11)
  • 建炎二年(卷12~18)
  • 建炎三年(卷19~30)
  • 建炎四年(卷31~40)
  • 紹興元年(卷41~50)
  • 紹興二年(卷51~61)
  • 紹興三年(卷62~71)
  • 紹興四年(卷72~83)
  • 紹興五年(卷84~96)
  • 紹興六年(卷97~107)
  • 紹興七年(卷108~117)
  • 紹興八年(卷118~124)
  • 紹興九年(卷125~133)
  • 紹興十年(卷134~138)
  • 紹興十一年~十二年(卷139~147)
  • 紹興十三年~十四年(卷148~152)
  • 紹興十五年~二十年(卷153~161)
  • 紹興二十一年~三十年(卷162~187)
  • 紹興三十一年~三十二年(卷188~200)

       作者撰写该书适时秦桧、秦熺父子恣意篡改官史之后,《要录》便不免因袭旧章,承其谬误。《要录》编纂多仿照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体例,书名《要录》,又是摘要而记,这与《长编》所定宁繁毋略的原则多少有所不同。该书堪称《长编》的之续,把李心传同李焘并称,也是当之无愧的。

源自:

  张俊,南宋凤翔府成纪(今甘肃天水)人,曾与岳飞、韩世忠等并称南宋中兴四将之一,后转主和,成为谋杀岳武穆的帮凶之一,并以此博得高宗深宠。晚年封清河郡王,显赫一时。绍兴二十一年10月,张俊大排筵宴,以奉高宗,留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桌筵席。历史上,张俊之流,人所不齿,却以此宴而闻名。

        这次著名的家宴被时人周密记录在其所著之《武林旧事》里。该书追忆南宋都城临安城市风貌的著作,根据目睹耳闻和故书杂记﹐详述朝廷典礼、山川风俗、市肆经纪、四时节物、教坊乐部等情况﹐为了解南宋城市经济文化和市民生活﹐以及都城面貌﹑宫廷礼仪﹐提供较丰富的史料。
       书中第九卷《武林旧事 · 高宗幸张府节次略》详细地记述了一道道从零食小点到宴席正餐吃的喝的食单,应有尽有,不要说吃,看着都眼晕。

         就这么史上一桌最大最奢华的家筵,宋高宗看着手下将领这么会享受,自然明白这帮丘八武夫不会威胁到自己的皇位,心里踏实了。他怎么可能再想北伐之事哪。

 

马上就中秋节了,尝识一下这次超豪华家宴,一起开开眼荤呗:

 

 御宴食单:

  绣花高一行:八果垒、香橼、真柑、石榴、枨子、鹅梨、乳梨、楂、花木瓜。

  乐仙乾果子叉袋儿一行:荔枝、圆眼、香莲、榧子、榛子、松子、银杏、犁肉、枣圈、莲子肉、林檎旋、大蒸枣。

  缕金香药一行:脑子花儿、甘草花儿、朱砂圆子、木香丁香、水龙脑、使君子、缩砂花儿、官桂花儿、白术人参、橄榄花儿。

  雕花蜜煎一行:雕花梅球儿、红消花、雕花笋、蜜冬瓜鱼儿、雕花红团花、木瓜大段儿、雕花金桔、青梅荷叶儿、雕花姜、蜜笋花儿、雕花枨子、木瓜方花儿。

  砌香咸酸一行:香药木瓜、椒梅、香药花、砌香樱桃、紫苏奈香、砌香萱花柳儿、砌香葡萄、甘草花儿、姜丝梅、梅肉饼儿、水红姜、杂丝梅饼儿。

  脯腊一行:肉线条子、皂角铤子、云梦儿、是腊、肉腊、奶房、旋胙、金山咸豉、酒醋肉、肉瓜齑。
  垂手八盘子:拣蜂儿、番葡萄、香莲事件念珠、巴榄子、大金橘、新椰子像牙板、小橄榄、榆柑子。

  再坐—— 切时果一行:春藕、鹅梨饼子、甘蔗、乳梨月儿、红柿子、切枨子、切绿橘、生藕铤子。

  时新果子一行:金橘、咸杨梅、新罗葛、切蜜蕈、切脆枨、榆柑子、新椰子、切宜母子、藕铤儿、甘蔗柰白香、新柑子、梨五花子。

  雕花蜜煎一行:同前。

  砌香咸酸一行:同前。 荔枝甘露饼、荔枝蓼花、荔枝好郎君、珑缠桃条、酥胡桃、缠枣圈、缠梨肉、香莲事件、得药葡萄、缠松子、糖霜玉蜂儿、白缠桃条。

 

 下酒十五盏:
  第一盏: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
  第二盏:奶房签、三脆羹。
  第三盏:羊舌签、萌芽肚眩。
  第四盏:肫掌签、鹌子羹。
  第五盏:肚臃脍、鸳鸯炸肚。
  第六盏:沙鱼脍、炸沙鱼衬汤。
  第七盏:鳝鱼炒鲎、鹅肫掌汤齑。
  第八盏:螃蟹酿枨、奶房玉蕊羹。
  第九盏:鲜虾蹄子脍、南炒鳝。
  第十盏:洗手蟹、鲫鱼假蛤蜊。
  第十一盏:五珍脍、螃蟹清羹。
  第十二盏:鹌子水晶脍、猪肚假江。
  第十三盏:虾枨脍、虾鱼汤齑。
  第十四盏:水母脍、二色茧儿羹。
  第十五盏:蛤蜊生、血粉羹。

  插食:炒白腰子、炙肚臃、炙鹌子脯、润鸡、润兔、炙炊饼、不炙炊饼脔骨。

  劝酒果子库十番:砌香果子、雕花蜜煎、时新果子、独装巴榄子、咸酸蜜煎、装大金橘、小橄榄、独装新椰子、四时果四色、对装拣松番葡萄、对装春藕陈公梨。

  厨劝酒十味、江 、炸肚、江 生、蝤蛑签、姜醋生螺、香螺炸肚、姜醋假公权、煨牡蛎、牡蛎炸肚、假公权炸肚、蟑 炸肚。

  准备上细垒四卓。 又次细垒二卓:内有蜜煎咸酸时新脯腊等件。
对食十盏二十分:莲花鸭签、茧儿羹、三珍脍、南炒鳝、水母脍、鹌子羹、 鱼脍、三脆羹、洗手蟹、炸肚。
......


再往后就是陪酒的人和所用器皿,实在看不下了。后辈如和绅、才厚叔之流只能望其项背了。......

 

 

源自:

         所谓“北狩”真不是皇上去北方狩猎打野鸭打野兔,不过是文人为了顾全皇帝的脸面,精心挑选的“词儿”,实际就是“被掳押往北方苦寒之地”。
       《北狩见闻录》的作者曹勋,在靖康二年初与宋徽宗等一起成为金军俘虏、随同北迁。后来他寻找机会逃脱,并带有徽宗半臂绢书南归。同年秋天到达应天府,见宋高宗,上御衣书,同时写成《北狩见闻录》奏进。该书记录了从随宋徽宗被俘入金营到北迁燕山前的亲身见闻,起自靖康二年二月初七,迄于同年六月,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宋徽宗宋钦宗的“北狩”之路可谓是惨淡的,作者用“艰难不可言”几个字进行了概括。在“北狩”路上,儿子燕王饿死了,尸首仅以马槽收殓,甚至脚都裸露在外便草草火化。其他人也免不了同样的厄运,作者在文中也提到宋徽宗一行人分食的情景,令人唏嘘。而物质的匮乏抵不过绝望带来的打击。当宋徽宗提及康王,一同被掳往北方的曹勋便受徽宗之托带着徽宗写的“求助信”逃回南方,临行之前,宋高宗的皇后邢秉懿脱下一只金耳环,命侍者交付曹勋,请他转交给宋高宗,说:“请代我告诉大王,我希望能像这只耳环一样,能早日与他相见。”然而一行人至死都未等到宋高宗。

        虽然《北狩见闻录》是为数不多记录宋徽宗、钦宗的作品,后人常以此为历史参考。从标题来看,给足了宋徽宗宋钦宗的面子,不说他们是亡国之君,不说他们是去做阶下囚,而是他们去北方狩猎、游玩,后来明英宗被掳到瓦剌,也用了“北狩”一词,都这份上了还死要面子拽词儿呐!

 

源自:

        北宋司马光历时十九年完成了《资治通鉴》编年体通史巨著,这部史书写到五代后周世宗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征淮南便停笔了,而编写北宋编年史则最终由南宋人李焘完成。


       李焘仿司马光著《资治通鉴》体例,启自宋太祖赵匡胤建隆,止於宋钦宗赵桓靖康元年,记北宋九朝一百六十八年事,定名《续资治通鉴长编》。治学宋史者对该书史料价值评价甚高。
      《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述详赡,史料丰富,史料价值极高,为研究辽﹑宋﹑西夏等史的基本史籍之一。焘于正史、实录、政书之外,凡家录、野记,广徵博采,校其同异,订其疑误,考证详慎,多有依据。


       李焘编写该书自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至淳熙四年(1177年),分四次上进。淳熙十年﹐重编定为九百八十卷,并上《举要》六十八卷,《修换事总目》十卷,《总目》五卷,总计一千零六十三卷,前後历时四十年。 这是一部杰出的记北宋九朝史事的编年体史书。


       他在撰写这部书时,始志不渝地坚持司马光编《资治通鉴》的原则,就是“宁失于繁,勿失于略。”《续资治通鉴长编》的取材十分丰富,除宋代的实录、国史外,还大量采用经、史、子、集,笔记小说,家乘志状。由于李焘坚持了这个原则,才为后人保留了大量的宋代史料。
       李焘对北宋的政治家、史学家司马光十分推崇,不仅史学的观点接近,而且政治上的观点也十分接受。他编撰《续资治通鉴长编》的目的之一就是与司马光的《资治通鉴》衔接。在时间上,《资治通鉴》止于五代末年,而《续资治通鉴长编》则始于北宋初年,正好前后相接。而《续资治通鉴长编》这个书名更是表达了李焘对司马光及其《资治通鉴》的推崇和尊重。
       淳熙十一年(1184年),李焘逝世,享年七十岁,追赠光禄大夫,赐谥“文简”。临终前遗言:“臣年七十,死不为夭,所恨报国缺然。”累赠太师、温国公。

 

源自: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写道:“古今成就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境界: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

第一种境界形象概括了学者入门前茫然无序,不知所措,求学无门的迷惑、彷徨和痛苦。

第二种境界是说他们孜孜以求、坚持不懈、叩打学门时上下求索,以勤为径泛舟于学海,成为学有所成之士。

第三种境界是指读书的收获。在读书的道路上终于功夫到家,学问灵犀相通,达到炉火纯青畅游学海,闲庭信步,怡然自乐的境界。

源自:

       9月3日下午,习近平主席参加了在杭州举行的先于G20峰会前期召开的B20峰会上发表了主旨演讲。在演讲中,习近平主席用到了“轻关易道,通商宽农。”

     “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出自《国语·晋语四》:轻关,轻其税也;易道,除盗贼也;通商,利商旅促贸易;宽农,宽其政不夺其时。

       习主席在演讲时指出,这是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的应有之义。”那么这句话放在当前世界经济形势之下又有何新意呢?

        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增速放缓,但是增速下降更快的是全球贸易,一些国家开始出现贸易保护主义的趋势。然而,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促进全球贸易更有利于世界各国的利益。“轻关易道,通商宽农。”在当今世界经济大环境下就显得更加有意义。

轻关,就是构建更公平更有利于促进全球贸易开展的关税体系。

易道,并不能简单的理解为除匪盗,“索马里”海盗这样的小角色影响不了全球贸易的大趋势,易道更应该意为消除贸易壁垒,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通商,就是巩固多边贸易体制,构建更加自由开放的国际市场。

宽农,绝不会再是简单局限于农业,在这里应该是呼吁准确判断全球经济发展趋势,选择更正确的政策来应对,共同营造更大市场和空间,重振贸易和投资这两大引擎。

源自:

        李汉超在关南任职巡检使抵御契丹期间,有人告他强娶民女为妾和借钱不还,宋太祖召见上告之人并宴请他,席间问道:“你女儿可嫁什么人?”那人回答说:“嫁给农民家。”宋太祖又问:“李汉超没到关南时,契丹怎么样?”那人回答说:“我们每年都苦于契丹的劫掠。”宋太祖又问:“你们现在又怎么样呢?”那人回答说:“没有契丹的劫掠了。”宋太祖说:“李汉超是我的重臣,你女儿做他的妾不强于当农妇吗?若使李汉超不守关南,谁能保全你家财和子女?汉超从你那里所取的和契丹相比那个更多?”。上告人心悦诚服地告辞离开。
        宋太祖又使人告诉李汉超说:“你缺钱为何不告诉我,而向百姓索取?你赶紧归还民女和所借之钱,他们自会感你恩德”,同时赏赐汉超数百两银子。汉超此刻已感动得流下眼泪,发誓要以死相报宋太祖。

       李汉超善抚士卒,能与士卒同甘共苦,去世时军中士卒都为他流泪。他在关南任职十七年间,政治稳定、断案合理,深受官吏和百姓们的爱戴,纷纷到朝廷请求为李汉超立碑颂德。宋太祖召率更令徐铉撰写碑文记之。

原文出自欧阳修《归田录》:
太祖时,以李汉超为关南巡检使捍北虏,与兵三千而已,然其齐州赋税最多,乃以为齐州防御使,悉与一州之赋,俾之养士。而汉超武人,所为多不法。久之,关南百姓诣阙讼汉超贷民钱不还及掠其女以为妾。太祖召百姓入见便殿,赐以酒食慰劳之,徐问曰:“自汉超在关南,契丹入寇者几?”百姓(二字一作对)曰:“无也。”太祖曰:“往时契丹入寇,边将不能御河北之民,岁遭劫虏,汝于此时能保全其赀财妇女乎?今汉超所取,孰与契丹之多?”又问讼女者曰:“汝家几女,所嫁何人?”百姓具以对。太祖曰:“然则所嫁皆村夫也。若汉超者,吾之贵臣也,以爱汝女则取之,得之必不使失所,与其嫁村夫,孰若处汉超家富贵!”于是百姓皆感悦而去。太祖使人语汉超曰:“汝须钱何不告我,而取于民乎!”乃赐以银数百两,曰:“汝自还之,使其感汝也。”汉超感泣,誓以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