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询典 引经据典来寻找时事灵感

源自:

  一天,我和故宫博物院的院长老郑坐在小院里喝酒。

  咂一口酒,老郑问我:“你知道故宫有多少把钥匙吗?”

  我摇摇头。

  “五千多把。总共有一千七百多处有锁,一把锁起码有三把钥匙。还有好多明代的钥匙,现在被收起来了。早晨七点和下午五点,是大伙儿集中领钥匙、还钥匙的时候。嗯,就像这会儿。有光有阴,光而不耀,阴而不沉。每天早上,我们领了钥匙,在晨光熹微中开锁推门,同时喊一声——开门咯!有时还伴着一声咳嗽。为什么呢?大家是给宫里面那些黄鼠狼啊、刺猬啊、蛇啊提个醒,打声招呼——嗨,有人来了。”

  “敬重生命。”我说。

  “呵呵,万物有灵嘛。据说这是清代宫廷传下的规矩。我突然想起母亲。那一年,母亲去世三天之后,我的孙女出世了。那是怎样一种人生的况味啊。”

  “悲欣交集。”

  “对呀,悲欣交集,感慨莫名。如同故宫里那一扇扇院门,门后就是我的人生。无论手上有多少把钥匙,心里有多少个愿望,开门前一刻,谁能预知门里是悲伤的狐狸,还是喜乐的小兔?我们能做的,就是当朝阳升起时,让那清新的水汽、无穷变幻的光影恣意涂抹,充盈我们的心房。当夕阳西下,满院瑟瑟而余温犹存时,我们轻掩柴扉,把一缕斜照珍存。今天关一扇门,明天开一扇门,这大约就是人生吧。”

源自:

《少室山房笔丛》是一部文学史料著作,为明代胡应麟撰。

《少室山房笔丛》是一部以考据为主的笔记。全书共 48卷,分为 12部分。其中
《经籍会通》四卷论古来藏书存亡聚散之迹;
《丹铅新录》专门驳斥杨慎考据的谬误;
《史书占毕》六卷是对史书及史事的评论;
《艺林学山》品评文学遗产的优劣;
《九流绪论》三卷考论诸子百家的源流;
《四部正讹》四卷考证古籍伪书;
《三坟补逸》二卷,论述《竹书纪年》、《逸周书》、《穆天子传》所谓“三坟”之阙(汲冢遗书);
《二酉缀遗》三卷采掇古籍中奇闻怪事;
《华阳博议》二卷杂述古人博闻强志之事;
《庄岳委谈》二卷广泛论及社会杂事包括戏曲、小说等项;
《玉壶遐览》四卷和《双树幻钞》分论道、佛二教。


胡应麟在明中叶以博学著称,与杨慎、陈耀文、焦竑同负盛名。本书征引丰富,议论亦多高明,为研究古籍提供不少宝贵的资料和见解。其《四部正讹》中把古籍的伪书析为若干种,各加辨订,相当详尽。后人谈及伪书,常用此说。此书对文学研究也有一些参考价值。书中论述小说、传奇、杂剧部分,尤有参考价值。卷二十九里关于小说分类的记述,可了解当时人们的小说观,对认识小说的历史演变颇有帮助。

胡应麟(1551—1602),字符瑞,号少室山人,别号石羊生,兰溪县城北隅人。父僖,历官刑部主事、湖广参议、云南佥事。5岁读书成诵,9岁从乡 间塾师习经学,特爱古文辞。稍长,能撰各体诗篇。16岁入庠为秀才。明万历四年(1576)乡试中举。会试不第。曾随父北上南下,沿途吟咏,见者激赏。所 交皆海内贤士豪杰。大司空朱衡过兰江,求与晤面,泊舟三日以待。应麟感而见之,赋《昆仑行》六百八十言答谢。朱衡称之为“天下奇才”。时王世贞执词坛牛耳, 对其推崇备至,列为暮年所交五子之一。世贞卒,乃入戏曲家汪道昆主持的白榆社。道昆卒,即主持词坛,大江以南皆翕然宗之。性孤介,厌薄荣利,自负甚高。晚 年益肆力于学。于县城内思亲桥畔筑室号“二酉山房”,藏书4万余卷,专事著述。诗文主张复古模拟,后由重视格调转向于神韵。著作有《少室山房笔丛正集》、 《少室山房类稿》<诗薮>等37种347卷。

 

源自:

是书为中国明代书画著录著作,明代张丑所著。

张丑,字叔益、青甫,号米庵,昆山(今江苏省昆山市)人。富收藏,善鉴识,另著有《真迹日录》、《南阳法书表》、《南阳名画表》、《法书名画见闻表》等。此书收录三国至明书画名手百余人,详述生平故事,且辑录大量书画及后人题跋文字,对于研究作品本身和作品流传极有考证价值。

该书成书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全书12卷,取北宋米芾“书画船”故事,冠以张氏清河郡而为书名。记叙著者所藏和所见作品,分为:莺、嘴、啄、花、红、溜、燕、尾、点、波、绿、皱十二个字为目,所录从三国至明代中期,计有书画家一百四十人,先书后画,书迹四十九件,画迹一百一十五件。并作评论考证,许多作品,录用款识、印记,后附《米庵鉴古百一诗》一卷,题咏历代著名书、画、碑、帖。 大致以时代先后为序,以作者为纲,以其流传书画为目,记其名迹的流传、题跋等。始自三国钟繇,终至明代仇英,共著录140余家,其中法书49件、名画150件。内容丰富,引用文献亦多,是收藏家、鉴赏家辨验书画真伪的参考书。

 

源自:

北京北海公园西侧“隔海”相望有一排绿荫掩映下的琉璃瓦建筑,那就是旧北京图书馆老馆(现国家图书馆古籍馆)

1912年8月27日,中国第一所国立图书馆——京师图书馆——在位于后海北沿儿鸦儿胡同的广化寺正式开馆。但因其地址太偏,往来不便,“潮湿甚重,于藏书尤不相宜”,故于1913年关闭。鸦儿胡同之名,由沿儿胡同(后海北沿儿)演变而来,清朝改称鸦儿胡同,沿用至今。

位于广化寺的京师图书馆

1917年1月26日,京师图书馆在方家胡同国子监南学旧址重新开馆。此处共有房屋119间,总面积约2960平方米,面积较广化寺有所增加,潮湿也不太重,但地址仍太偏僻,房屋陈旧且分散,不便管理。

位于方家胡同的京师图书馆


方家胡同京师图书馆开馆合影

1928年,因国民政府迁往南京,北京更名北平。京师图书馆更名为国立北平图书馆,馆址选定中海居仁堂。


居仁堂原为1900年后慈禧饬建的西式两层楼建筑,房屋宽敞。现已无存

 1929年1月10日,国立北平图书馆在此举行开馆典礼。陈垣报告国立北平图书馆沿革及藏书情况,前馆长江瀚发表演说,并接待各界来宾参观。中海居仁堂馆中藏有文津阁四库全书一部、唐人写经八千六百五十一卷,又有普通书十四万八千余冊、善本书二万二千余冊、以及明清輿图、金石墨本等等稀世珍宝。

再往后,从国内资料往往语焉不详了。
实际上如今这富丽堂皇的建筑是由美国庚子赔款之退款建立的“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中基会)提供全部经费。

       为建立图书馆新馆,中基金董事会购置了北海公园西边的七十六亩土地作为新馆馆址。这里在明代与北海同属皇帝游乐的西苑禁地,清朝一度成为御马圈,民国初年成为陆军部管辖的军营和操场。


中基金董事会还专门设立了国立北平图书馆建筑委员会,周贻春为委员长,任鸿隽 、丁文江、戴志蹇、刘复、孙洪芬、袁同礼为委员。

所有建筑过程步骤都采取公开招标方式,包括建筑设计方案、建筑工程施工单位的选取、以及大宗用品的采购等等。在决定新馆建筑为传统中式宫廷外观以及现代化图书馆内部功能之后,图书馆建筑委员会向国内外公开征集新馆设计图案,所有参赛设计图纸送往波士顿,由美国建筑学会推选的专家组成审查委员会评选出最佳设计方案,作为新馆的设计方案。

欧洲人莫律兰(V. Leth Moller) 的方案在17份参赛设计中获膺首选。莫律兰被聘为建筑工程师,北平长老会建筑师丁恩 (S. M. Dean) 和王府井协和医院的设计者安那 (C. W. Anner) 被聘为名誉顾问。新馆主体工程发标书用中、英文发布,有26家中外建筑企业参与竟标,最后经建筑委员会和董事会联席会议的审核和考察,决定由天津复新建筑公司承建。新馆需要的钢铁书架、暖气炉、通风机、卫生工程设施也公开招标采购,英、美、德等国及中国的八家公司竟标,最后天津美丰机械制造厂中标。

新馆还建立了先进的图书管理制度,改变我国传统的藏书楼的藏书法。将传统图书四库分类法改为近代分类法,按书名第一个字拼音及作者姓名第一字的笔画分目制成索引卡片。组建购书商榷会监督和指导图书馆购书。

1931年,北海西侧文津街新馆告竣,7月1日开馆,并加入世界图书馆学会  

主楼前的草地上矗立石碑(刻《国立北平图书馆记》,蔡元培撰文,钱玄同书)。


                               國立北平圖書館記    

                                蔡元培撰  錢玄同書

國立北平圖書館者,教育部原有之國立北平圖書館与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自辦之北平北海圖書館合組而成者也。

舊隸教育部之國立北平圖書館,初名京師圖書館,成立於民國紀元前二年館址僦十刹海廣化寺充之。
民國二年設分館於宣武門外前青廠,未幾本館停辦,移貯圖書於教育部。

四年部議以方家胡同前國子監南學房舍為館址,籌備改組,六年一月開館,十七年七月更名曰:國立北平圖書館;

十八年一月遷館址於中海居仁堂館,中藏有文津閣四庫全書一部、唐人寫經八千六百五十一卷又有普通書十四萬八千餘冊、善本書二萬二千餘冊、明清輿圖數百軸及金石墨本數千,通均希世之珍也。

顧以館址無定,灾損堪虞,民國十四年中華教育文化基金董事會成立,即有与教育部合組國立京師圖書館之議,而牽於政局未能實現,董事會遂購置御馬圈地,繪圖設計籌建新館,同時在北海賃屋組織北京圖書館。於十五年三月成立,還都後更名曰:北平北海圖書館。

三年以來規模略具,共購置中文書籍八萬余冊,西文書籍三萬五千餘冊,分類編目与各種書籍標誌索引之篹輯,均次第舉行出版,事業亦已開始。此兩館未合併以前之略史也。

新館之建築工程,實始於十八年三月。是年六月董事會舉行第五屆年會教育部重提兩館合組之議,經董事會通過仍用國立北平圖書館之名,而權以第一館第二館別之。

今茲新廈告成乃合,兩者之所藏而萃於一館焉。新館之建築采取歐美最新之材料与結構,書庫可容書五十萬冊,閱覽室可容二百餘人,而形式則仿吾國宮殿之舊,与北海之環境尤稱。

自茲以往集兩館弘富之蒐,羅鑒各國悠久之經驗逐漸進行。積久弥光則所以便利學術研究而貢獻於文化前途者庸有既乎爰誌緣起用勖將來。

中華民國二十年六月二十五日

源自:

      原书不分卷,清初蒙古人萨冈彻辰撰。许多学者认为,《蒙古源流》就是蒙古族的《史记》,萨冈彻辰就是蒙古族的司马迁。

      《蒙古源流》的版本之多和流传之广,是其他蒙文史籍所不及的。清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66年),外喀尔喀蒙古王公成衮扎布将家藏的一种抄本呈献给了乾隆皇帝。乾隆皇帝命馆臣将其依次译成满文和汉文,由此而产生了“宫廷精钞本”。后将此本交武英殿刻版印刷,被称作“殿本”。乾隆亲自将书名由《额尔德尼——因托卜赤》改为《蒙古源流》,并责武英殿以蒙古、满、汉3种文字同时出版;

        在清廷组织《四库全书》编纂工作的纪晓岚等人又把《蒙古源流》收入《四库全书》;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译为满文,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译为汉文,汉译本称《钦定蒙古源流》,编为8卷。

       全书以编年体上溯蒙古部落的崛起及成吉思汗王统的起源,并与印度、西藏诸王世系联系到一起,下述元至清初蒙古的历史文化及佛教传播,历述元明两代蒙古各汗的事迹,其中有关明代北元朝蒙古部封建主纷争的内容占全书之半。书中对北元朝达延汗及俺答汗时期政治、经济、宗教、领地划分、各部战争和诸汗世次、名号、生卒年及人地诸名、职官等的叙述在所有蒙古文史籍中最为详细。此书还收录了很多蒙古民间传说、诗歌及藏、梵、汉、满等族的语言资料。作者自称此书系根据《古昔蒙古汗等源流大黄册》等7种蒙、藏文字资料写成。《蒙古源流》是17世纪蒙古编年史中最珍贵的一部历史文献,与《元秘史》、《蒙古黄金史》合称为蒙古民族的三大历史著作,也是蒙古族重要的宗教史文献。19世纪末20世纪初,比利时、日本等国开始重点研究《蒙古源流》,并把它称为蒙古三大史学著作之一。

 

源自:

       为隋唐之时虞世南在隋秘书郎任上所编。《北堂书钞》被誉为唐代四大类书之一,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类书之一。原有诗文集30卷,但已散失不全,是现存最早的汉族类书名作。该类书之作,始于三国魏文帝敕刘劭、王象等人编纂的《皇览》。魏、晋之后,历代王朝取其分门排比,便于检阅的优点,屡屡组织人力、物力、搜检政府藏书,辑成鸿篇巨制,但时及今日,多已佚失无存了。

所谓北堂,指隋秘书省的后堂。唐刘禹锡《嘉言录》叙其事曰:“虞公之为秘书,于省后堂集群书中事可为文用者,号为《北堂书钞》。今北堂犹存,而《书钞》盛行于世”。其编辑此书,盖大抵是供文人撰文时采录参考资料所用。隋炀帝拒谏饰非,虞世南官卑职小,无所用事,故藉摘抄图书以自娱,而竟成此不朽之世制。

       虞世南(558年-638年7月11日),字伯施,汉族,越州余姚(今浙江省慈溪市观海卫镇鸣鹤场)人。南北朝至隋唐时著名书法家、文学家、诗人、政治家,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虞世南生性沉静寡欲,意志坚定努力学习。在陈朝时,曾任建安王法曹参军、西阳王友。入隋后,官秘书郎、起居舍人。隋朝灭亡后,被窦建德任命为黄门侍郎。李世民灭窦建德后,引虞世南为秦王府参军、记室参军、弘文馆学士,与房玄龄等共掌文翰,为“十八学士”之一。太宗贞观年间,历任著作郎、秘书少监、秘书监等职,先后封永兴县子、永兴县公,故世称“虞永兴、虞秘监”。他虽容貌怯懦、弱不胜衣,但性情刚烈,直言敢谏,深得太宗敬重。贞观十二年(638年)卒,年八十一,获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懿  ,配葬昭陵。贞观十七年(643年),绘像凌烟阁。唐太宗称他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为五绝。善书法,与欧阳询、褚遂良、薛稷合称“初唐四大家”。

       《北堂书钞》全书分为帝王、后妃、政术、刑法、封爵、设官、礼仪、艺文、乐、武功、衣冠、仪饰、服饰、舟、车、酒食、天、岁时、地19部,852卷,立类略显芜杂,引文亦有断章取义、首尾不连贯处,征引材料或有不注明出处的。但由于在现存类书中,此书成书很早,辑录资料皆采自隋以前古籍,其中相当一部分本子已不传,故其文献价值颇高,尤其在辑佚、校刊古籍等功用上,更不容忽视。

 

源自:

古人写西湖之佳作名篇无数,若论写初春西湖的古诗则非白居易的《钱塘湖春行》莫属。上网搜一下:

钱塘湖春行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如此绝妙佳句,让人无话可说,每一句都是一幅画。唯独我对其中第一句里的“贾亭”不解。

百度上解释说:
⑴钱唐湖:杭州西湖的别称。因古时杭州名为钱唐,故名。后来写成“钱塘湖”。
⑵孤山寺:在西湖白堤孤山上。
  贾亭:唐代杭州刺史贾全所建的贾公亭,今已不存。

再查阅搜到江南图书馆所藏日本活字本的《白氏长庆集》,发现“贾亭”是“古亭”。
而多数特别是清代所传世的记载都是“贾亭”。

照理说日本人最死心眼,照抄来的文字绝无删改的胆量。问题出在何处呐?
以我浅薄知识以为,可能是“贾”的发音上,“贾”除了jiǎ的发音外,还有就是“商贾”的gǔ(同古)发音。也许是历代传诵中因音而讹误所致?
那么“贾公亭”之说是否还成立?这里就算是存疑吧。不过朗诵时念作“古亭”似乎更顺口些。

源自:

【一】
400年前,大明朝天启年间,魏忠贤公公正在乱搞的时候。
有一位老人,默默脱下了官袍,整齐叠好。这是绣着精致白鹇鸟的青袍,代表着他是五品官员。
外面有人喊:胡书记,你怎么还不出来?我们等着接你去德州上任呢。
“上任?”老先生淡淡一笑,自言自语:再见了,官场!对于你,我早已厌倦。

我要回到家乡,用剩余的岁月,去完成一件更重要的事:
“编一部最全的唐诗,不要再有遗漏,不要再有散佚,让后世子孙都能读到它!”
让我们记住这个老先生的名字——胡震亨
现在人可能很难理解,不就是编本唐诗么,很难吗?
事实是,在那个年代,真的好难。那时可没有这么多出版社、印刷厂、图书馆,没有谷歌百度当当京东亚马逊。你要找一首诗,说不定就要跋涉千山万水去抄,还不一定能抄到。
那么,如果老胡偷懒,不编这本唐诗,会怎么样?
答案是:后果很严重。


【二】
那时候,唐诗正在以今天物种灭绝般的速度在失传。据胡震亨估算,到他所处的年代,唐诗已经至少失传了一半!

你也许以为:诗怎么会失传呢?只要诗人够棒,写得够好,不就会口口相传留下来嘛。
呵呵,你以为是你们家菜谱呢?
先问一个好像不太科学的问题:在所有唐诗里,最猛的是哪一首?
可能有不少人会回答:《春江花月夜》,所谓“孤篇压全唐”嘛;那么作者是谁?不少读者也能答上:张若虚。
这位张先生写出了这么猛的作品,一定是个大名人了?没错,他当时就被人尊称为“吴中四士”,江湖地位就算不如明教四大护教法王,也差不多够“五散人”了。
然而,这么猛的一位先生,到今天留下来了多少诗呢?一百首?八十首?答案很令人震惊——只有两首。
此外,唐代的五言绝句里哪一首最猛?有很多人会脱口而出:《登鹳雀楼》,就是每个人小时候都背过的“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它的作者,一般认为是王之涣。
这个王猛人有多少诗留了下来?答案触目惊心——只有六首。
一千多年里,也不知道有多少“白日依山尽”、“海上明月共潮生”被淹灭失传?

【三】
王之涣、张若虚先生的遭遇,不是偶然的。
李白有多少诗留下了下来?最惨的说法是:大概十分之一。这个伟大的天才写了一辈子诗,估计有五千到一万首,十之八九我们永远见不到了。
李白去世前整理了毕生稿件,郑重托付给了族叔李阳冰,请他为自己编集子,以便流传后世。李阳冰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用心整理出了《草堂集》10卷,然后……失传了。
那些湮灭掉的诗文,都是因为水平烂吗?不是的。比如唐人记载说,李白的《大鹏赋》和《鸿猷文》特别伟大,让上一代辞赋霸主司马相如和扬雄都汗颜。
今天,《大鹏赋》幸运地流传了下来,但《鸿猷文》呢?对不起,没有了,永远淹没在了历史中。
再说杜甫。这个同样伟大的诗人,四十岁之前的诗几乎全部失传,而他活了多少岁呢?只有58岁。
还有“初唐四杰”里坐第一把交椅的王勃,没错就是“落霞与孤鹜齐飞”的那个,他的集子艰难地流传了几百年,终于在明代彻底湮灭。
直到明朝都快亡了,人们才从别的图书里找出一些王勃的诗文,让我们感受他的风采——就好比《金庸全集》全部失传了,你只能跑到六神磊磊的专栏里去找几段金庸原文来过瘾,想想都要哭。

伟大的孟浩然算是幸运的,死了没几年,就有人给他编诗集,但许多诗当时就已经散佚;还有伟大的李商隐,就是“春蚕到死丝方尽”“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那位大牛人,亲自编了四十卷诗文集,可惜全部失传,没一卷留下来。他的诗是多年之后人们陆续一点点搜求到的。
不光是诗歌在消失,前人编的各种诗集、诗选也在消失。何况,过去编诗集的路子往往不对,有的拼命选盛唐诗,中唐、晚唐选得很少;有的只选些清汤挂面的诗,粗豪一点的一首都不选。
在当时,号称最全、最完整的一本唐诗,叫做《唐诗记》。胡震亨找到这套书,只翻开第一卷就怒了:“开篇就把人家唐高祖李渊爷爷的一首诗给记漏了,这也号称是最全的唐诗吗?”
他下定决心:我距离唐朝已经700年了,再不编一本完整的唐诗出来,我们怎么对得住那些伟大的前辈诗人?

【四】

有人不解:老胡,这么难的事情,你一个人干,凭什么能干成?
老胡充满信心:就凭我家的万卷藏书!
所谓“万卷藏书”,一点也没有吹牛皮。他家有一个巨大的藏书楼,叫做“好古楼”,其江湖地位大概接近于少林寺的藏经阁,包罗万象,“收藏图书万余卷”,什么冷门武功都有。
老胡本人的学问也很渊博,十八岁中秀才,二十九岁中举人,这都不说了,而且涉猎广泛,连兵书都啃,能忽悠得当时的抗金名将“刘大刀”刘铤都和他做朋友。
1625年,老胡挽起袖子,干了起来。
“我不但要收录最全的盛唐诗,也要收录最全的中唐诗、晚唐诗、五代诗!”
“我不但要收录诗歌,还要整理出每一个诗人的小传、评语,让他们名垂后世。”
“我不但要收录些完整的诗,还要收入断篇零句,甚至词曲、歌谣、谚语、酒令,什么都不遗漏。”
我读《射雕英雄传》时,每当读到大高手黄裳写《九阴真经》这一段,就想起胡震亨老先生编全唐诗的故事来。
无数个昼夜过去了,终于有一日,胡震亨放下笔,完成了著作。时间已经是1635年——他整整工作了10年。这部巨著,被取名为《唐音统签》
这部超级大书有一千零三十三卷,按天干之数分为十签,不但有当时最完整的唐诗,还有极其珍贵的文学评论、传记史料,堪称中国古代私人编书的超级王中王。
更夸张的是,老胡还不过瘾,又用了七年时间,吭哧吭哧写出了研究李白杜甫的《李诗通》《杜诗通》两部大书。
这时,已经七十四岁的老人才露出微笑:我终于完成了一生的梦想。这才叫不辜负我的时代。
这样一个人,《明史》竟没有他的传,也没有一篇生平事迹传世。但那又怎么样呢?历史无视他,却不敢无视他的巨著,《明史·艺文志》里收了好多他的书。

【五】
至此,全唐诗的编篡伟业算是完成了?还没呢。
第二位猛人登场了,他的名字叫做钱谦益
一听到这个名字,估计立刻有人开骂:呸!大汉奸!千刀万剐他!
没错,你可以叫他大汉奸。他是东林党的领袖、明朝的礼部尚书,却带着老婆投降了清朝,照样做大官。不过,“大汉奸”就一定做大坏事吗?历史要真这么简单就好了。
钱谦益是研究唐诗的大咖。如果当时成立一个唐诗学院,他老人家铁定要当院长、副院长。直到今天,你要是想研究杜甫,都没法不读他的注。
老钱下决心要编一本全唐诗,轰轰烈烈地搞了很多年,估计已编到了数百卷的规模,却天不假年,挂了,没能完成。
他的遗稿遭际很惨。要知道,当时是什么年代?那可是金庸《碧血剑》故事发生的年代,战火纷飞,生灵涂炭,他的书稿也七零八落,今天丢一卷,明天丢一卷,逐渐亡佚过半,眼看就要丢光了。
幸亏另一个猛人出现了,他的名字叫季振宜——我写专栏从不随便提生僻的名字,一旦出现人名,就说明他确实很重要。
这个人,十七岁中举人,十八岁中进士,不要问我为什么,神的世界我也不懂。季振宜发现了老钱的残稿,重新开始全唐诗的编辑工作。
这位季先生和前面的胡震亨、钱谦益一样,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家里的书多。多到什么程度呢?反正当时江南几个最大的藏书楼,包括毛述的“汲古阁”、钱谦益的“绛云楼”、钱曾的“述古堂”等都归他继承了,江湖人送外号“藏书天下第一”“善本目录之王”。
他的藏品又牛到什么程度呢?别的不细说,仅举两件他老爹的藏品,你随便感受下:
一件叫做《神龙兰亭序》,是王羲之先生的《兰亭序》传世最精美的摹本,没有之一。众所周知,《兰亭序》的原件没有了,神龙兰亭本就是最牛的。
另一件叫做《富春山居图》,没错,就是现在大陆收了一半、台湾收了另一半、林志玲女士露着乳沟玩命抢的那个绝世大宝贝。
为了编好全唐诗,季振宜挑灯夜战,努力工作。又十年过去了(这些猛人写书,动不动就是以十年计算的),他终于又编出了一部宏伟的唐诗集,共七百十七卷,每年仅诗人的小传就要写两百篇。
仿佛上天的安排般,在书稿编成的第二年,季振宜就病倒了,很快撒手人寰。
现在,胡震亨、钱谦益、季振宜,三位猛人已经给我们留下了两部庞大的书稿,只差最后一项工作——把它们合并起来,修补完善,成为理想中的《全唐诗》

【六】
第四个猛人于是出场了。
他是大家的老熟人,《鹿鼎记》的主角之一——小玄子,又称康熙皇帝。他酷爱唐诗,对过去那些不称意的唐诗集,他表示受够了
“唐人搞的唐诗集子,不够好,too simple。”
“宋人搞的唐诗集子,错漏很多,naive。”
发完牢骚,他开始撂出狠话:“朕,爱新觉罗.玄烨,要把我家里所有的全唐诗拿出来,加上胡震亨的《唐音统签》,搞出一本《全唐诗》,让子孙万世都可以读到!”这本书,一定要牛,要猛,要全!
究竟选谁去修书印书呢?康熙皇帝选定了一个人——江宁织造曹寅,也就是曹雪芹的爷爷。
康熙拍拍曹寅的肩膀,无比郑重地给了他两部书稿:

“兄弟,这是季振宜的《唐诗》,这是胡震亨的《唐音统签》,朕都已经集齐了。你拿着它们,去召唤神龙吧!”
公元1705年,在胡震亨编全唐诗整整80年后,曹寅督率十位翰林官,在扬州开局修书,编纂《全唐诗》。
这是集全功于一役的最后一战,可谓势如破竹、水到渠成。仅仅一年后,曹寅等人就完成了工作,把《全唐诗》放在康熙皇帝的面前。

面对这部中国所有大一统王朝中唯一的断代诗歌总集,康熙很激动,很兴奋。他润笔磨墨,亲自给这部书写下了骄傲的序言:
“得诗四万八千九百余首,凡二千二百余人,厘为九百卷。”“唐三百年诗人之菁华,咸采荟萃于一编之内,亦可云大备矣!”
他可能想起了李白的话:“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春”——现在,朕可以辉映千秋了。

【七】
今天,每读到一首唐诗,我都觉得很庆幸。
我的主业是读金庸。对比一下那些同样伟大的武功秘笈吧,从凌波微步到六脉神剑,从九阴真经到北冥神功,都无一例外湮灭了。降龙十八掌到元末就只剩十五掌,最后统统失传。
它们的拥有者都是强横的武士,却没能保住这些经典。
相比之下,守护着我们的唐诗的,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书生。
在这个特别喜欢摧残文化、丧失记忆的国度,他们呵护着脆弱的纸张和卷册,他们的藏书楼建了烧、烧了建,编的书印了毁、毁了印,仍然让四万多首唐诗穿越兵火燹灾,渡尽重重浩劫,一直传到了今天。
因为他们,我们今天才能看到唐朝的伟大诗人们朝辞白帝、夜泊牛渚、暮投石壕、晓汲清湘;看诗人们记录下千里莺啼、万里云罗、百尺危楼、一春梦雨;看他们漫卷诗书、永忆江湖、哭呼昭王、笑问客来。这是何等的享受,又是何等的幸运。

源自:

是书为清末民初徐珂编撰。汇辑野史和当时新闻报刊中关于有清一代的朝野遗闻、以及社会经济、学术、文化的事迹,时间上至顺治下至宣统,间有上溯天命、天聪、崇德者。本书分门别类,按事情的性质、年代先后,以事类从,共有九十二类一万三千余条,记载较为完备。既有稗于遗闻,也可以资为谈助,对研究清代历史的学者有重要参考价值,对普通读者而言亦具备相当的阅读价值。

该书以清代掌故遗闻所汇编而成。从清人、近人的文集、笔记、札记、报章、说部中,广搜博采,仿清人潘永因《宋稗类钞》体例,编辑而成。记载之事,上起顺治、康熙,下迄光绪、宣统。全书分九十二类,一万三千五百馀条。书中涉及内容极其广泛,举凡军国大事、典章制度、社会经济、学术文化、名臣硕儒、疾病灾害、盗贼流氓、民情风俗、古迹名胜,几乎无所不有。编者态度比较严肃,许多资料可补正史之不足,特别是关于社会经济、下层社会、民情风俗的资料,对于研究清代社会历史,很有参考价值。全书事以类分,类以年次,分类详细,纲目明晰,颇便查阅。文字简约,清畅可读。

 

源自:

明末年居京文人刘侗、于奕正合著的。是北京名胜景观的记录,是本书的重点。书中详细介绍了当时北京各地的寺庙祠堂、山川风物、名胜古迹、园林景观,甚至河流桥梁,许多今天脍炙人口的历史古迹和山川名胜,诸如卢沟桥、白塔寺、天主堂、碧云寺、潭柘寺、鹫峰寺、卧佛寺、戒坛、十刹海、海淀、玉泉山、西山等等,我们都能从本书探寻到它们的渊源所自、本来状貌、风格特征和历史变迁。

《帝京景物略》可谓集历史地理、文化和文学著作三者于一体。此书首先应当作历史地理类著作来读。它详细记载了明代北京城的风景名胜、风俗民情,是不可多得的都市资料;其次应当作文化类著作来读,它对当时北京的园林文化、民俗、外国宗教在中国京城的传播等,都有较为具体的描述;再次应当作文学著作来读,它是竟陵派幽雅隽洁文风在地理游记著作中的具体运用,因此,可把它作为晚明小品文的典范来阅读、欣赏。

本书作为明代北京的地方史料,一直受到重视,明代以后凡是记述北京历史风土景物的书籍,几乎无一例外地引用或参考过本书,就足以证明它的价值。